<p id="x5txv"></p>
    <p id="x5txv"><mark id="x5txv"></mark></p>

    <ruby id="x5txv"><b id="x5txv"></b></ruby>

      <pre id="x5txv"><del id="x5txv"><mark id="x5txv"></mark></del></pre>

      <p id="x5txv"></p>

        <p id="x5txv"></p>

          <pre id="x5txv"><del id="x5txv"><thead id="x5txv"></thead></del></pre><p id="x5txv"></p>

          <noframes id="x5txv">
            <pre id="x5txv"><del id="x5txv"><mark id="x5txv"></mark></del></pre>
            <p id="x5txv"></p>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生态保护补偿迈出重要一步

            浏览: 作者: 来源: 时间:2021-09-23 分类:行业要闻
            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改革的意见,从完善分类补偿制度健全综合补偿制度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等方面,明确了我国深化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生态保护补偿制度作为生态文明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落实生态保护权责、调动各方参与生态保护积极性、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手段。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改革的意见》,从完善分类补偿制度、健全综合补偿制度、发挥市场机制作用等方面,明确了我国深化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坚持系统推进政策协同

            我国生态补偿机制建设历经了多年实践,在森林、草原、湿地、荒漠、海洋、水流、耕地7个领域建立了生态补偿机制,取得积极成效。与此同时,也存在补偿覆盖范围有限、政策重点不够突出、奖惩力度偏弱、相关主体协调难度大等问题。今年5月21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深化生态保护补偿制度改革的意见》。

            “《意见》集中体现了党和国家构建生态文明制度、落实权责、调动各方积极性的战略意图,是我国提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后,又一项面向绿色发展的重要政策文件。”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主任何代欣表示。

            对于改革目标,《意见》明确,到2025年,与经济社会发展状况相适应的生态保护补偿制度基本完备。以生态保护成本为主要依据的分类补偿制度日益健全,以提升公共服务保障能力为基本取向的综合补偿制度不断完善,以受益者付费原则为基础的市场化、多元化补偿格局初步形成,全社会参与生态保护的积极性显著增强,生态保护者和受益者良性互动的局面基本形成。到2035年,适应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要求的生态保护补偿制度基本定型。

            “文件对分类补偿制度、综合补偿制度提出了较全面的政策框架,并提出逐步探索统筹保护模式,明确要结合空间中并存的多元生态环境要素系统谋划,体现了系统推进的政策思路。针对实践中容易出现的政出多门现象,提出部门间要加强沟通协调,避免重复补偿;通过法治保障、政策支持和技术支撑,增强改革协同效应。”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资源环境和生态文明研究中心研究员樊轶侠说。

            同时,新政策体现了“强化激励、硬化约束”的导向,清晰界定各方权利义务,实现受益与补偿相对应、享受补偿权利与履行保护义务相匹配。“比如,《意见》提出对于一些生态功能重要地区加大支持力度,也提出对生态功能重要地区发展破坏生态环境相关产业的,适当减少补偿资金规模。”樊轶侠说。

            重视发挥市场机制作用

            《意见》提出,充分发挥政府开展生态保护补偿、落实生态保护责任的主导作用,积极引导社会各方参与,推进市场化、多元化补偿实践;逐步完善政府有力主导、社会有序参与、市场有效调节的生态保护补偿体制机制。

            近年来,我国加快建立健全纵向与横向相结合的生态补偿机制。统计显示,2016年至2020年,中央财政安排重点生态功能区转移支付资金3524亿元,在对禁止开发区域和限制开发区域实现全覆盖的基础上,加大对“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等生态功能重要区域的支持力度。此外,目前已有新安江、赤水河、酉水、滁河等跨省流域建立了省际横向生态保护机制。

            樊轶侠认为,《意见》体现了推广经验与探索机制相结合。“例如,跨省流域横向生态补偿的‘新安江模式’,试点成果已在不少地区推广应用,文件中提出健全横向补偿机制,总结推广成熟经验。同时,文件提到,鼓励地方探索大气等其他生态环境要素横向生态保护补偿方式;逐步探索对预算支出开展生态环保方面的评估等。这些创新性探索将会在不同层面推动我国多元化、市场化生态补偿制度的完善。”樊轶侠说。

            值得关注的是,《意见》对发挥市场机制作用、加快推进多元化补偿进行了专门规定,明确“合理界定生态环境权利,按照受益者付费的原则,通过市场化、多元化方式,促进生态保护者利益得到有效补偿,激发全社会参与生态保护的积极性”。

            比如,对于完善市场交易机制,《意见》要求,在科学合理控制总量的前提下,建立用水权、排污权、碳排放权初始分配制度;逐步开展市场化环境权交易;加快建设全国用能权、碳排放权交易市场。

            “生态保护补偿制度要实现有效市场和有为政府的更好结合。生态保护补偿本身体现了经济成本和收益,不再完全通过政府手段解决生态保护问题,而是通过更加透明、量化的市场机制实施,建立多方补偿机制。”何代欣说。

            财税金融工具共同发力

            《意见》提出了一系列拓展市场化融资渠道的举措。比如,研究发展基于水权、排污权、碳排放权等各类资源环境权益的融资工具,建立绿色股票指数,发展碳排放权期货交易;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提供符合绿色项目融资特点的绿色信贷服务;鼓励符合条件的非金融企业和机构发行绿色债券;鼓励保险机构开发创新绿色保险产品参与生态保护补偿。

            樊轶侠分析,碳排放权交易是以市场手段推动温室气体减排的重要制度,现货市场是对碳排放权配额进行买卖交易的场所,“期货市场的建立主要是为了发挥其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的功能,有效对冲现货市场风险,提升碳排放权交易体系效率”。

            “在进一步完善转移支付制度的基础上,发挥金融市场作用,引入生态产品交易,能够更有效率地体现生态建设的价值。财政政策与金融工具相结合,有利于加快推进多元化补偿。”何代欣说。

            对于发挥财税政策调节功能,《意见》明确,发挥资源税、环境保护税等生态环境保护相关税费以及土地、矿产、海洋等自然资源资产收益管理制度的调节作用;继续推进水资源税改革;落实节能环保、新能源、生态建设等相关领域的税收优惠政策;实施政府绿色采购政策,建立绿色采购引导机制。

            “税费调节、政府采购等财税政策的完善和实施,会为整个社会的低碳转型发挥有力引导作用,助力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樊轶侠说。(记者 曾金华)

            来源: 经济日报